北京星河湾熊孩子折断14辆豪车车标?物业:事发广州


谈及可能感染COVID-19病毒的原因,阿雷克西欧告诉记者,根据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的追踪系统报告,

阿雷克西欧在接受红星新闻独家采访时说,希望这段经历能给人带来警示和希望,不要轻视新冠肺炎病毒,也不要在感染后放弃勇气与希望。

用医生的话说,这种奇迹就像是“有人从雅典卫城上掉下来5次,又再一次站起来了”。

在住院期间,让阿雷克西欧感受最艰难的时刻,并非是他生命处于危险边缘,而是身边一名病友因无法忍受隔离而欲从置于4楼的病房窗口跳下去,幸好被赶来的护士救下。柯米斯医生在电视采访中也证实了这件事的发生。他赞赏护士们的出手相救,在最后一刻避免了悲剧发生。

病症突如其来,健康急转直下

私立医院立即将其转往雅典市郊的公立医院埃莱夫西斯Thriasio综合医院。阿雷克西欧回忆说,自己入院是3月16日凌晨3点,“两三天后就开始出现缺氧状况,特别是到晚间,高烧攻击势头更猛,”他说。但所幸的是,他仅使用氧气面罩就可以保持呼吸,没有严重到需要插管。

据报道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,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。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。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(ICU)给病人插管时,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。”

医生让阿雷克西欧服用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Kaletra和治疗疟疾的Plaquenil,还采用了其他抗生素混合疗法,直至入院后第六天,他终于开始退烧了。

【环球网报道】4月5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——科里·德伯格葛雷夫(Cory Deburghgraeve)的自述式报道,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,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,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,他表示,“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”

“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(病人气道)时,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。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——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(遮挡)。当插管进入气管时,人们会咳嗽,咳得深而强烈。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。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。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。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,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,就必须再做一次,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。”